安森点了点头

时间:2017-01-14 13:41点击:
  
他蹲了下来,拍了拍那名治安官的脸颊。
 
    “庚德曼,我放心的把d区交给你,你就这样对我么。”
 
    冷汗不断的从庚德曼的脸上冒出来,在应急灯的照射下,油光发亮。他仿佛很渴,抿了抿嘴,脖子上的肉神经质般的抽搐着。
 
    “监狱长监狱长,我一时鬼迷心窍,是给伊明端做了几件事,但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吧。你饶了我吧。”
 
    庚德曼现在后悔万分,安森对d区这些普通囚犯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,从不过问这边的事,所以他之前做的几件事都悄无声息,尸体一裹,扔进海里,谁都不会在意。哪知道这一次却出了个大篓子。
 
    “庚先生现在攀附上了总督府的公子,我一个小小的监狱长连巴结你都来不及,饶了你又是何从提起。”
 
    安森一脸的笑容,庚德曼却直接打起哆嗦起来。他知道如果安森大声的呵斥他,反而能留下一条命来,但他若是一脸笑容的看着你,恐怕就活不了多久了。
 
    听到这里,李牧的眼睛眯了起来,他没有想到自己惹上的居然总督的公子。
 
    不再理会近乎瘫软在地上庚德曼,安森将伸手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,抹去汗痕,然后站了起来,走到了李牧的身前。
 
    “看来我看走了眼,你的实力不错。”他说着,上下打量李牧。
 
    突然,他一拳打在了李牧的腹部。李牧只觉得自己的腹部被人持着铁锤砸中一般,连退了几步,靠在了墙上。一股强烈的剧痛蔓延全身,让他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。他的肠子被打断了。
 
    两名治安官走了进来,将他架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把他关到地牢,如果一个月之后没死,就拖到c区去。”
 
    新临汾的夜非常的冷,李梅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握着李梅的手,逆着风前进着。她们一路走来,想找一个能住一晚的地方,不知道怎么的,就走到了这片废墟中。
 
    月光下的废墟十分的阴森。残破的墙体,扭曲的钢筋,堆积成山的瓦砾,风在废墟间呼啸着,发出鬼哭般的呜呜声。
 
    “琯琯,你怕么。”
 
    李梅感觉到握着的小手有些凉凉的。
 
    “姐姐,我不怕。”
 
    李琯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坚强的笑容。
 
    膨胀的人口从贫困的荒野涌向这个富饶的商业及港口城市,人口的急剧增长让这座成形于几十年前的年轻城市不堪重负。狭窄的街道,落后的城市卫生系统,混乱的棚屋区,还有那地下密闭的矿道。这一切不仅为城市增添了许多混乱,更给了极端分子许多浑水摸鱼的机会。让这个城市的统治者们无法忍受。
 
    城市改造的推进让新临汾星星点点的布满了被推翻的废墟和工地。但这个计划推进的不是十分顺利,自由兄弟会一直在袭击建筑工人,炸毁机械。
 
    无数的烂摊子留了下来,成了犯罪者隐匿踪迹,藏污纳垢的天堂。
 
    李牧好像能看见未来,总是很有主见,知道为了达成目标要做什么,并作出正确的决定。而她只要按着他说的做到最好就行了。
 
    但现在,他不在了,李梅就感觉自己失去了主心骨一般。这个城市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,她茫然失措,甚至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。
 
    在荒野上,她能轻松的杀死饥饿的野兽,但在这个殖民地最大的城市里,却不知道应该去相信谁。
 
    “姐姐,我们迷路了么?”
 
    李梅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。
 
    “放心吧,姐姐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风中传来模糊的说话声,她的神经立即高度紧张起来,抱起了李琯,躲进一边废墟的阴影里。
 
    “你躲在这里,不要出声,姐姐去那边看看情况。”
 
    她说着,脱下了身上的大衣,裹在了李琯的身上,只从布袋掏出长剑抓在手里。
 
    循着风中传来的声音,她找到了黑夜中一处模糊的火光。有五个男人在背风处升起了一处篝火,她的视力很好,远远的也能看见他们胳膊上的狰狞伤疤和放在手边的步枪。
 
    突然她的眼中的瞳孔缩了一下。她看见一名少女像羊一样被绳子扎着,扔在了角落上。
 
    李梅向前走了几步,又犹豫的停了下来。她想起了还在身后等她回去的李琯。她手中只有一柄剑,那五个男人却人人带枪。
 
    “你该怎么做呢,李梅。”
 
    :昨天我妈去医院做了体检,测出来的指标不是很好,今天她还得一次,心情不是很好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钱柜在线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