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她送到这里来

时间:2017-01-14 13:40点击:
  
“你知道么,捏死你之后,我要叫人抓到你的老婆,把她送到这里来,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玩她,哈哈,我要让整个监狱的人都玩她,让她成为千人骑的破鞋。”
 
    “咔!”
 
    囚室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异响。
 
    “哈!抓到你了,蠢货!”
 
    冷彪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,他的协调数据显然很高,瞬间便从各种噪音中分辨出了声音传来的方位,身形一伏一起,便窜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他一脚踢在了监狱的墙上,强大的踢击直接让他的脚掌陷进了钢筋混凝土的墙面中,一道道蛛网状裂纹以他的脚掌为中心,向着整个墙面蔓延而去。
 
    冷彪的心中一凉,他瞬间反应了过来,自己被骗了,但他并没有太过担心,他知道自己还占着绝对的上风。
 
    “狂热冲锋!”
 
    李牧直接发动了技能狂热冲锋,悍然向着冷彪直冲而去。
 
    “蠢货!”
 
    冷彪咒骂了一声,将脚从墙面上拔了出来,向着身后踢去。但李牧发动了狂热冲锋后的速度超过了他的想象,这威力巨大的一脚踢空了。
 
    李牧拿着钢管,狠狠的刺在了冷彪的肩膀上,但钝头的钢管,即使借着狂热冲锋的冲势,依旧无法刺穿他坚韧的皮肤。
 
    未等他反应过来,李牧便发动了卸甲术。手腕一整,钢管便传出了一阵高频的振动,钢管接触的地方,一整片皮肤被他从冷彪的身上剥了下来。
 
    这便是卸甲术的作用,能凭借巧劲,剥离敌人的防御。
 
    “这是没用的!”
 
    冷彪被肩膀上传来的剧痛疼的呲牙咧嘴,他直接绷紧了手臂上的肌肉,挡住了铁棍的继续刺入。
 
    他的另一只手下探,一把抓向李牧。
 
    “我从来就没有想要凭借一根铁棍就能杀死你。”
 
    李牧终于说话了,他反手抽出了铁棍,缩进了冷彪的怀里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你的脖子,能不能挡住的爆炸。”
 
    :感谢书友韭菜蒸饺和z狼影的打赏,谢谢。
 
 第六十七章 骚动
 
    “电路接通了!”
 
    治安官们松了一大口气。一盏盏灯亮了起来,重新将监狱照的亮如白昼。亮光之下,暴动的囚犯们顿时安静了下来。只是此时的监狱已经乱的像一座垃圾场,走道上堆了厚厚一层的杂物。
 
    “你们惹上烦了!你们惹上烦了!”
 
    为首的一名治安官大喊着,脸上血管凸起,因愤怒而充血,变的通红,活像一头暴怒的公牛。他监管第一监狱足有七年,还是第一次闹出这么大的骚乱,这让他暴跳如雷。
 
    “我会让你们好好的吃一吃苦头,等我找到谁引起了这场乱子,我要把他的头摘下来,挂在墙上。”
 
    就在他大发雷霆,怒不可遏的时候,一声爆炸声突然从楼上传来。血肉与碎骨像雨点一般,从囚室内喷了出来,浇了他一脸的血点,甚至有一块碎骨沾在了他的脸上。
 
    看着他滑稽的样子,整个监狱都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,没有什么能比看治安官倒霉更让犯人们开心的乐子了。
 
    那名治安官简直气炸了,眉毛一根根竖了起来,牙齿咬的咯吱坐响。他一把抽出了腰上的手枪,向着楼上走去。,钢底的靴子踩在了楼梯上,发出的急促的咚咚声。他的步伐很快,其他几名治安官甚至要小跑着才能追上他。
 
    看见那间囚室,他脸上的暴怒仿佛被冰雪冻住了一般,僵在了脸上。
 
    一具无头的尸体躺在了地上,囚室内充满了硝烟和血腥味。
 
    为了防止误伤,项圈内的威力十分的集中。它仅仅将犯人的整个头炸成了碎末,身子却几乎毫发无损。治安官对那一身的纹身实在太熟悉了,整个d区,只有一个人的身上敢纹这种纹身。
 
    另一个犯人似乎因为距离过近,被四射的碎骨近距离喷个正着,一块块坚硬碎骨镶在了他的身上,直接昏迷了过去。
 
    强大的生命力让冷彪的心脏已经在跳动着,鲜血突突的从他的脖子里喷出来,汇成了一条小溪,从囚室内流了出来。
 
    一股冷汗腾的从他的背上冒了出来,几乎要浸湿了身上的制服。他是知道这里面的内情的。总督的公子暗中下了命令,要悄无声息的将新送进来的一个犯人弄死,甚至连这间囚室都是他给安排的。
 
    只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,监狱长安森必定会过问这事。第一监狱因为性质特殊,独立于总督府,受诸夏的直接管辖。监狱长安森在殖民地内地位超然物外,他最嫉恨的,便是属下欺瞒他做一些小动作,瞒着他与总督府做些暗地里的勾搭。
 
    只要安森要查,无力什么事,都瞒不过他。
 
    一想到安森的手段,他便打了一个哆嗦,恶向胆边生,吩咐属下打开了囚室的铁门,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他先看了看手中的枪,想了想,又收了起来,带着手套,捡起地上的钢管,想要走上前砸烂李牧的脑袋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昏迷着躺在地上的李牧突然睁开了眼睛,冷冰冰的看着他。
 
    因为野兽之躯的特效,激射的碎骨只是让他受了一点轻伤。但他心思一转,便假装昏迷,躺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在监狱外面有人要置她于死地,冷彪失败了,还会有其他的人向着他下黑手,而且只会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凶险。
 
    若整个监狱都是都被黑手的手下渗透,那他送进来之后便会被治安官们乱枪打死。但这次来杀他的却是同为囚犯的冷彪,可见那黑手在第一监狱中并不是一手遮天。甚至他给属下的命令仅仅只是将他投进第一监狱来,之后的手段,只是下面的人讨好靠山的手段罢了。
 
    他必须知道哪些人是那只黑手的手下。
 
    安静的监狱内,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一名手下急冲冲的跑了过来,低声的向他禀报。
 
    “老大,监狱长来了。”
 
    李牧听见了这句话,双眼一亮,整个人突然暴起,鱼跃而起,速度极快,身影一闪,便逼近到那名治安官的身边。
 
    他在赌,赌这名治安官的实力平平,赌自己能够瞬间制服他。
 
    治安官大惊失色,他只是眨了一下眼,还未等他挥动手上的钢管反击,犯人已经冲近他的身前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钱柜在线娱乐